CME交易所自毁前程 上海原油能否三足鼎立?

发布日期:2020-09-14 23:30   来源:未知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导读:最近一周来,中行原油宝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有业内人士称,造成此次原油宝悲剧的一大原因在于CME的当日结算价规则与国内上海原油完全不同,根据CME的规则,当日结算价是按照场内交易2.30收盘前3分钟的成交均价计算生成的,容易被操纵,所以才会出现仅有数千手的成交就把价格打到-37美元的局面。

  而上海原油结算价为全日均价,并非最后几分钟的均价。突然地单向价格波动,很难大范围影响结算价格。以这次美原油05合约为例,假如其他条件不变,仅仅换为上海原油类似的全日加权结算的话,则最终结算价能维持在8-10美元之间,这样显然更为公平。

  在这一场负油价风波中,CME无疑也是一个输家。太多的阴谋论假设并不可信,CME负价格的存在,导致石油生产商陷入了集体的迷茫:未来正常的对冲操作应该如何实现?金融机构也陷入了困境,香港两家期货公司发生穿仓,知名网络经济商盈透证券也发生了客户穿仓8000万美元的重大事故。

  在油价剧烈波动后,随之而来的法律风险也逐渐暴露,多家美国机构打算针对空头的市场操纵行为向CME发起诉讼。在这样的压力下,CME集团不断提高市场保证金,相当于只提供了1.7倍的杠杆。高昂的资金成本负面现象逐渐显现,纽约原油期货的成交量虽然下降不多,但是持仓量已经明显下降,众多机构选择离场观望。

  而流动性随之也出现下降迹象,业内人士对新浪期货表示,明显的看出高频交易还在,但是大单流动性很差。而这种局面或许是上海原油崛起的一个好机会。

  业内人士对新浪期货表示,上海原油大发展的前景是美好的,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们希望能全国上下统一认识,集体努力将上海原油期货搞上去。此外,如果银行机构选用的是上海期货产品,则负油价事件是可以避免的。

  1、首先我国期货市场存在涨跌停制度,虽然本身涨跌停制度有利有弊,但客观上可以避免过度投机。

  其次、上海原油结算价为全日均价,并非最后几分钟的均价。突然地单向价格波动,很难大范围影响结算价格。复盘CME的交易我们可以看出,实际上油价跌破0美元之后的成交仅有数千手。

  两种结算价选取方式方法各有优劣,但中国的原油期货结算价明显稳定性更好。如果中国银行的原油宝挂钩的是上海原油期货,则即便出现了倒数第二日收盘结算,也基本能保证不会出现大问题。

  以这次美原油05合约为例,假如其他条件不变,仅仅换为上海原油类似的全日加权结算的话,则最终结算价能维持在8-10美元之间,这样显然更为公平。

  2、此次美国原油期货能被空头突袭成功,很大的因素是美国原油市场交割并不便利。

  在美国,所实际上基本只管交易,具体的交割监管、交割品质量争议等几乎完全不提供支持。具体的交割流程以及如果出现交割品问题等,均需要走法律途径解决。

  同样的,原油购买者需要自行寻找存储仓库、运输车辆等设备。由于疫情影响,当前美国市场油库基本饱和,导致投机多头根本就不敢在临近交割时入场,客观上推动了价格的暴跌。

  首先,我国期货市场自创立以来就反复强调贴近、服务实体经济这一特点,其中最代表性的因素就是,中国的期货交易所承担了海外交易所没有的实物交割责任。

  上海原油期货是原油卖方将油拉进指定进库,质检合格生成仓单,交割的时候买方得到仓单,相当于卖方是带着储油槽的租约一起卖的。上海原油的目的就是扩大在中国市场的交割,这与纯粹以盈利为目的的海外期货交易所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国内的几大期货交易所都是这样,长期来看交割的制度优势会逐渐显现。

  上海原油跟美国WTI、伦敦之间并非相互替代的关系。每一个基准的原油,都应该各司其职,反应本地区的经济,并且跟其他的市场形成套利关系,从而形成全球的原油市场联动。

  从这个度来讲,上海原油天然就有三足鼎立的潜力,一方面是三家分别代表北美、欧洲(中东)、东亚三个全球经济中心地区的供需基本面,另一方面也与中国庞大的石油进口和消费体量相符合。

  但是也应该看到,我们国家的原油能否更好的发展,这个“功夫”或不仅仅在期货行业内。一个良好的期货市场发展,离不开一个发达的现货市场支持。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的库欣地区、英国的布伦特以及新加坡附近一带,都可以看到成熟的、规模较大的现货交易市场,正因为有这个现货市场的支撑,才有不断的期货市场需求。

  我国期货市场现在进步虽然很大,但制约的瓶颈仍然存在,比如石油行业相关数据发布应更及时、权威,提供期货价格现货锚定的基础。

  比如国有大型石油企业、炼化企业是否可以更多地以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作为贸易定价基准,从而更多地参与到上海原油期货交易中来?而我们一直呼吁的机构投资者,如ETF等基金等,能否加大对原油期货等大宗商品的参与?甚至,国内的大型金融机构发行的产品,是否可以用我们的上海原油期货为主,国外的原油期货为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