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解密与合肥市联姻 否认吉利斥资3亿美元入股

发布日期:2020-02-25 23:57   来源:未知   

  2月25日,蔚来汽车宣布与合肥市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蔚来中国总部项目将落户合肥,合肥政府将通过指定的投资公司并联合市场化投资人对该项目投资超过100亿元。合肥人民政府还在官方微博中表示,计划在5年内将蔚来打造为千亿市值的龙头企业,使其带动合肥乃至安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

  消息公布后,蔚来汽车盘前股价应声飙涨21.39%至4.71美元,江淮汽车也在两小时内迅速涨停,报收5.35元,涨幅10.08%。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今日在接受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专访时表示,双方自今年元旦后开始加紧会谈,此次签署的是框架协议,双方约定在2个月内完成最终的投资协议签署。

  据蔚来汽车方面介绍,蔚来汽车中国总部项目包括在合肥成立蔚来汽车中国总部,建立研发、销售、生产基地,打造以合肥为中心的中国总部运营体系。这也意味着,上海汽车创新港蔚来全球总部的部分职能,届时将拆分到位于合肥的中国总部。

  2016年,蔚来汽车与江淮汽车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并斥资超20亿元、耗时14个月在江淮工厂建立全新的江淮蔚来工厂,年产能5万辆。让蔚来冲上2019年造车新势力销量榜榜首的ES8和ES6,正是在这里“诞生”。

  2月25日,江淮蔚来工厂生产的第三款蔚来车型EC6量产项目正式启动。这个曾被大众集团CEO迪斯大加称赞的工厂,年产能也扩展到了10万辆。

  李斌在去年3月曾公开表示,该工厂未来年产能或达到15万辆,基本满足未来两到三年内2-3款车型的生产能力,短时间内不需要自建工厂。

  李斌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蔚来汽车之所以将中国总部项目设在合肥,一方面是吸引投资人,落实公司的人民币融资策略,另一方面是结合自身需求进行更加合理的产业布局。按照双方约定,安徽省和合肥市政府将从再融资、产业落地等方面,对蔚来汽车进行全面支持。

  对蔚来中国寄予厚望的合肥政府,同样作出了“合理”的选择。一位新能源车产业基金投资人曾在接受36氪的采访时表示,地方政府与财务投资人不同,地方政府引入车企,想要的是带动就业、产业链等经济协同效应,而财务投资人更看重财务回报,所以地方政府更希望有实体落地。

  “我想合肥选择蔚来汽车,是看到了蔚来这几年从研发到用户服务到整个体系化的竞争优势,看到了我们这几年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李斌对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表示,蔚来中国总部在合肥“安家”后,将进一步加深与安徽及合肥本地产业链企业的合作,支持蔚来发展得更好,符合安徽和合肥的总体产业战略部署。

  “像我们这样的公司,肯定是需要持续融资来支持研发新产品、核心技术和用户服务的。这是常识。”李斌在接受未来汽车日报采访时坦承,融资是一项“工作任务”。

  2020年以来,蔚来汽车已公告累计完成2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投资方分别为两家非附属的亚洲投资基金以及亚洲投资基金,且均为“非关联方”,即单纯的财务投资人。蔚来方面还曾向未来汽车日报确认,2019年Q3季报中提到的,分别来自腾讯和李斌的2亿美元可转债融资已全部完成,“其他融资项目仍在进行,已取得积极进展”。

  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在李斌看来,高瓴资本和淡马锡控股等A轮、B轮的投资人减持蔚来股票,只是“正常的市场化行为,不需要过度解读”。

  “它们都是上市前的投资人,我们上市不就是为了让投资人退出的吗?我们给投资人创造了效益,这不是挺好的吗?”他向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表示,蔚来汽车目前有新的长期投资人进入,美国独立投资管理公司Baillie Gifford & Co.是其最大的外部投资者。

  频繁融资加上严格的降本增效举措,对蔚来的现金流起到了正向作用,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家年仅5岁的新造车企业彻底摆脱资金困境。

  蔚来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蔚来汽车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为19.607亿元。在李斌看来,公司现金流紧张很正常,“蔚来还不到每年能赚多少钱的阶段,要是有大把的钱放着不用才不正常”。关于何时能否实现投入产出平衡,他表示,“特斯拉花了那么多年,你没办法要求我们明天就做到,是吧?”

  李斌表示:“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投资者,有不同的融资的方法,我们相信能够获得足够的投资人的支持。”

  多家媒体近日援引消息人士信息称,吉利将斥资3亿美元入股蔚来。李斌否认了这一传闻,但他表示,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投资人看到了蔚来汽车的价值。

  “不管在外人眼中发展得多好,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敢说自己不是在求生存的状态下。”李斌承认,蔚来这两年的发展确实遭遇了很多的挑战,但也经受住了这些挑战。“智能电动汽车产业的竞争是全球的竞争,我们还在积累能力的过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