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背12项罪名26万人围观的“N号房”创始人被检方求重判无期

发布日期:2020-10-15 02:59   来源:未知   

  据韩联社消息,化名GODGOD的“N号房”创建人文亨旭遭韩国检方以12项罪名起诉,韩国检方要求法院判处文亨旭无期徒刑,并允许为其佩戴电子脚链、进行就业限制等。

  据悉,韩国的刑法中虽然保留死刑条款,但自1997年起已经没有过执行死刑,并因此被纳入“实际上已废除死刑的国家”行列。换言之,无期徒刑已是韩国刑事审判中实际最重刑罚。

  据海外网早前报道,文亨旭是一名建筑学专业的大学生。2018年起,他涉嫌创建“N号房”聊天群,威胁多名未成年少女拍摄性虐影片,并在聊天群里传播以获取非法收益。其中有3名受害者的父母试图报警,但遭到过文亨旭的威胁。

  5月18日,文亨旭被公开示众,当天他没戴口罩和帽子,一身黑衣出现在媒体面前。他说向受害者致歉,并称自己以往的性观念都是错误的。

  当被问及全部受害人是否为50名时,他回答“是”。现场有市民情绪激动地怒斥文亨旭:“滚去地狱!”“杀人恶魔!”

  文亨旭被捕前,就读于韩国京畿道安城市一所大学,还有一年就要毕业的他,本来正忙于准备毕业作品。但在今年4月,他突然向导师提出,因“个人情况”申请休学,当时距离“N号房”赵博士被捕没有多久。

  当文亨旭“N号房”创建人的身份被公布后,身边同学大为吃惊,他们说,文亨旭长相斯文、性格内向,平时话不多,不爱参加社团活动,也不爱惹事。

  “不参加社交活动。”“不给人添麻烦。”“安静又胆小,是每个班都会有一个的那种普通人。”这是周围同学对他的评价。2017年,他还曾在儿童保育机构担任过社会工作者。去年10月,他因发表论文过程认真,还曾被师生称赞“做事踏实”。

  他太普通了,就像每天从身边擦肩而过的人,你不会多看第二眼,更不会去想他正在做什么。或许正因为如此,他得以成功淹没于人群之中,行着恶贯满盈之事。

  此前被公开的N号房现任管理者“博士”是25岁的大学毕业生赵周彬,他在学校里是成绩优异的模范生。大学期间,赵周彬是校报的记者,平时还经常做义工。韩国犯罪心理学家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分析“博士”的心理状态,认为他有双重人格。

  据统计,有26万人浏览过“N号房”。韩国5000万人口中,男性约占一半,也就是说100个人中,就有一个是“N号房”用户,除去那些不会上网的幼儿、老人,真实的比例只会更大。

  “N号房”管理者创立了4个“高墙房”,作为进入“N号房”的关卡,并招了一群手下当小管理员。在“高墙房”内,如果发现成员不发表侮辱女性的言语,将会被踢出房间;如果上传了淫秽视频,做出“贡献”,则有机会被邀请进入更高级别的“N号房”。

  他们的行动效率很高,一天就可以钓到两名“奴隶”:在网络上发布高额打工、兼职模特的消息,吸引年轻妹子。在为她们拍摄了暴露照片、获取个人信息后,立刻翻脸。

  在“N号房”卧底期间,韩媒记者平均每天潜入约30个房间,所有房间单日均有数千名男性参与,在每个房间内,单日上传和分享视频最多可达1.5万条;2019年初,有“端对端加密”“阅后即焚”功能的Telegram更是成为Google商店在韩国下载量增长最快的APP之一。

  根据韩国警方的统计,2012年至2017年间韩国偷拍类犯罪共计3.4万宗,其中84.8%的受害者是女性;与“N号房”类似的“Soranet”偷拍网站,在韩国存续17年,会员数超过100万。

  2011年,电影《熔炉》上映,引发570万人次观看。同年10月28日,韩国国会以207票赞成,1票弃权通过了《性侵害防治修正案》(又名《熔炉法》),对性侵女身障者或不满13岁的幼童的犯罪行为,重新量刑。

  此事,一直是韩国电影人的骄傲。 然而在偷拍、传播“性剥削”视频、窃取女性个人信息等问题上,韩国政府却一直在原地踏步。现实,却无法改变。

  网络性暴力事件逐年增加,舆论仍在继续迫害女性的尊严和生命。 据统计,在2万多偷拍犯罪案件中,男性嫌疑人中仅有2.6%的人吃上“牢饭”。从名人到素人,均不能逃离网络性暴力的痛苦。

  当我们遇到“网络性暴力”事件时,不做沉默的那一个,不要成为“沉默的大多数”。毕竟,沉默不是中立,而是默认,是纵容。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长沙一婚庆公司因接单太多“鸽”了几对新人,婚礼仅铺红地毯,新娘被气回娘家

  人民日报评论员:勇挑重担 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 ——论学习贯彻习总书记在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重要讲线